| 网站首页 | 中国剪纸 | 图片中心 | 雁过留声 | 商城 | 
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剪纸 >> 中国剪纸 >> 剪纸知识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剪子响,趣满楼——《孔
剪纸与人生
剪纸艺术要从儿童抓起
剪纸课的思考
剪纸发展前景极为广阔
剪纸的继承、创新与应用
继承与创新
关东剪纸风俗
动物剪纸浅谈
当代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更多内容
良工不示人以璞           ★★★
良工不示人以璞
作者:左汉中 文章来源:网络收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4-16 15:04:03
 都说胜中的剪纸收得多,多到什么情形,我是见得真切的。光是陕北几位知名的剪花大娘的作品,就一摞一摞积起老高,张林召、王兰畔、曹佃祥、白凤兰……几乎每人都可出一本专集。且都是原作,收集起这么多,实实在在的不容易。还是他在中央美院攻读民间美术研究生的时候,就数次下陕北,好几回在下头过年,爬崖畔、钻窑洞,和老乡共一个火炕,喝一碗黑面糊糊,把剪花大娘当亲娘叫,彼此贴上了心。大娘也没把这朴朴实实的北京学生娃当外人,炕席下翻出陈年剪纸,让胜中挑。有的皱皱巴巴初看并不起眼,带回来细细品味,却都是极精彩的作品。不光是陕西剪纸,还有甘肃祁秀梅、山西段月英、河北赵景安、山东齐秀花、安徽程建礼等各地剪纸高手的作品,他都收得井然有序,藏品其多、其广、其精,有时真叫人眼馋。好在胜中并不是那种死抱着民间精粹视为私产奇货可居的所谓收藏家,他总希望好东西能让大家看看,开心之余还能从中吸收一点什么,这才是他最惬意的事。他读研究生那年,我正在民间美术系进修,趣味颇投,便合计着出一本比较像样的剪纸集子,一起认真挑选作品,然后他做文章,我画版式,常常通宵达旦,不知东方既白,饿了,便找块剩馒头垫饥,当时我们曾戏言:作者与编辑如此精诚合作的,天下恐怕要数我俩了。一阵紧锣密鼓,初版本的《中国民间剪纸》于1987年春顺利问世。
    书出版后,颇得美术界同仁厚爱,争相求索,不胫而走。作为责任编辑,常收到读者要书的来信,确是莫大慰籍。后来因为工厂丢版的事,书一时难以再版,初版本就成了珍本,一些报考民间美术专业和民美大专班的学员不惜花钱整本复印装订成册,作为学习民间美术造型的宝贵资料。书出来已第六个年头,时不时还有人来询问购书的事,这就迫使我们无论如何也别忘了再版此书。
    胜中如今成了大忙人,两次出访德国去折腾那部名噪欧洲的“红色列车”,他精心炮制的“小红人”红遍了半爿天。对剪纸的情结虽说仍旧未解,可这两年对出书却有些犯腻了,提起做书,他将库存珍品倾囊抛出,索尽枯肠咬文嚼字,所得稿酬仅能买回一些印刷品,有时还会得罪那些不断来白要书的人。比起京城那些轰轰烈烈下海弄潮的大腕儿,倒显得有点儿寒伧了。当我把再版剪纸书的事告诉他时,他曾犹豫了好大一阵子,像先前那样旧版复原,显然已难尽人意,要做,就要做得更像样、更地道一些。最后的结论是:再版不如重编。于是,便做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原先选作品多少带点个人喜好,这次想要各种风格:粗犷的、细腻的、灵秀的、拙朴的、装饰风的、文人味的(当然,大路货作品仍在选编之外)……纷纷登场,有隐有秀,各尽其美,让读者见仁见智,展示面更开阔、更深邃一些,前面便有了一片思索的余地。
    古语云:良工不示人以璞。大凡事业有成的人,对自己事业的态度都是极认真的。胜中做书也一样,有时某一张剪纸原作损坏或是找不到了,他会花上好几个晚上的时间自己动剪子复制,染色做旧,可与原作乱真。他做事一旦进入角色,总是好点子迭出,从整体构思到装帧设计,都有不少高见。他的书,除了剪纸集和木刻版画集外,还有两本线描集,都极惹人喜爱,而且连连获奖。眼下的这本剪纸集不仅开本增大,扩展为上、下两册,而且内容与面貌也大大翻新。据我所知,他每到一地出差,还会想着剪纸的事,譬如他上吉林开会,就带回不少长白山满族剪纸,到湘西凤凰采风,便买回一大叠凿纸花样,还有一些名老艺人的剪纸,如张永寿、王老赏,他都能拿出不少,几乎可出版一部民间剪纸全集了。他对剪纸艺术的把握与体悟,我感觉已经走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在一篇《祖传秘方》的文章里,他道出了一系列剪纸“秘诀”,其中正负形的见解是其精髓,它贴切中国古代阴阳哲学。在他与德国人亚历山大的一段图示对话中,就谈到剪纸正负形与阴阳观问题,外国人也能领悟三分。胜中的剪纸理论?K非“裨学”,但也不是一般的经验之谈,只有集收藏、创作、理论于一身的他,对剪纸艺术的深厚理解才会高人一筹。因此,这套剪纸集的重编出版,有了一个比较宏大的理论衬景。在系统性和学术性方面,无疑地垫高了一个台阶。
    几年前就与胜中合谋搞一套中国民间美术系列丛书。要有一定分量,又要考虑读者购买力,普及本比较合适,还要考虑出版社的经济效益,只能以黑白图为主。这样一来,出完剪纸集和木刻版画集之后,就比较难往下出了,因为民间美术绚丽多彩是一特点,能用黑白图表现的毕竟是少数,于是有了两个想法:一是盼望能有一天能随心所欲地出一些自己愿意做的好书;二是希望能把这一本书做好,立一个标杆,为继续做下去增加一些欲望和信念。其实,大家都在关心这套书,社领导萧沛苍、郭天民先生多次督促新版书问世,并期盼着另有新的选题出笼。吕胜中君为新版书做了大量的、细致的前期工作,还有北京的青年装帧设计家费俊先生,也为此书做了许多繁琐的案头工作。大家都希望新版书能拥有更多的读者,并得到读者加倍的喜爱。
文章录入:ghost    责任编辑:ghos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中国剪纸 信息产业部备案
    *ICP备********号